人间白守

生而为人 我很抱歉

【沙李】无欢宴(ABO)之三十六(完结篇)

呜呜呜

Lenas:

说好了的he来了。。。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鼓励和支持,虽然写的过程很是不顺,但是敲上完结篇的时候,还是心潮澎湃的


谢谢你们一直给我更新的动力和鼓励,虽然被挂了很久也被槽了很多次,但是终于坚持着写完了,我对大家无以为报,只能给大家一个我认为最好的结局


今晚八点档,算是我个人的快意恩仇了,以前的被挂被槽都是小天使们替我辩解的,我一直于心有愧,我素来主张我自己的业障我自己背,既然对方是针对我,那我就一切做完之后,自己怼回去好了。


承蒙各位长期关照,不胜感激,三鞠躬




三十六、


人生天地间,即是来赴一场无欢宴,热闹非凡,冷暖自知。


沙瑞金看着窗子外面飘着的雪,下了雪的世界总是分外安静的,仿佛一切的声音都消弭在了纯白之中。


闻说江南雪花开,飞雪争春压新梅。


他看着关于汉东省的新闻,看到了那个熟悉的人,今年南方下了十年难得一遇的大雪,对基础设施造成了相当大的压力。


都坐进省委书记办公室的人,还是动不动就往外跑,也不知道有没有穿暖。


那套西装是不是太薄了,外面的风衣也不厚。


元宵节就要到了,感情真是要雪打灯了,想必这个他们分开的第一年的元宵节,他是要忙过去了吧,大概也想不起来自己了。


他已经有半年没见到李达康了。


有来他办公室的人曾经问过,你桌子上的照片里的人是你的Omega吗?


照片里的人低着眼睛,嘴角抿着一丝笑意,眸子纯黑,无一点高光,静水流深又清可见底。


领口袖口白的像雪,黑西装上却别了一朵鲜红的玫瑰。


那是个Omega,是汉东原来的省长,现在的省委书记,叫李达康。


他总是摇头笑笑,不是。


李达康不是他的Omega,一直也不是,他始终也没有标记过他。


就连那个晚上也没有。


“你明天就要会北京了。”李达康抽了口烟,看着窗外的月亮,背影萧条却笔直,“将来还回来吗?”


沙瑞金收拾着东西,将熨好的衬衫放进行李箱,抬眼看了他一眼。“你希望我回来吗?”


五年了,两个人似乎始终保持在一种莫名其妙的平衡里,也是朋友也是恋人,可是不是夫妻。


自己的东西始终是自己,从来没有一个人再提起过共度余生,甚至没有提起过同居。


他问,“你希望我回来吗?”如果不希望的话,我们可以相忘江湖。然而他的后半句话始终没说出口,因为被对方柔软的嘴唇堵了回去。


李达康吻着他,月光洒进屋子里,纯白一片,好像他们刚刚在一起的时候去看的满山绿萼梅,白的艳压霜雪。


香水玫瑰的气味嚣张地散发出来,没有alpha能在Omega的信息素前无动于衷,居然有Omega敢用信息素来挑逗一个alpha。


沙瑞金很快开始回吻他,舌头在口腔里攻城略地,手指扯开那人的衬衫纽扣,对方的手放在他的胸口上,半天也没解开一个扣子。


两个人的手都抖得厉害。


他的牙齿靠近了对方的脖颈,几乎能感觉到血液奔流在血管中的声音。然而他听见李达康轻轻地说,“我会给你写信的,也许会去找你的,你想回来的时候,就可以回来。”


“你不想回来的话,就算了。”


闻言他没有标记他,对方想给他自由,自己也要给他自由。


给他他曾经豁出命去也要捍卫的卑微而又无上崇高的自由,他牺牲了健康换来的自由。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李达康紧紧地抱着他,他问他,“还痛吗?”对方含着眼泪摇了摇头,骂了句脏话,叫他快点,狠狠地咬住了他的肩膀。


血流了出来,自己反而被他打了个记号,一道牙印留下的伤疤。


每当他摸到那个伤疤的时候,他总会想起那双眼睛,眼角红红的,看着自己,亮晶晶的,倒映着自己的影子。


还有他说,会来找自己的,会给自己写信的。


半年了,他还没有来找自己,也没有给自己寄任何的东西。


难道没有标记过的感情就如此不稳定吗,只要有时间和距离就可以打败了吗。


他有时候会被朋友耍笑,说他是个被Omega甩了的alpha,简直可以载入史册了。


他笑了笑,说你们这群聚众吃蛋糕的alpha,也得陪我进史册了。


朋友们笑笑,嘴上却不停,含混不清地说,你什么再烤记得给我们来电话啊。


烤箱里的蛋糕已经散发出了甜香的气味,新闻还没播完,门铃被按响了。


他穿上拖鞋去开门,八成那群家伙又来蹭吃蹭喝了。


不料却是一个邮差,交给他一个包裹。


他拿了裁纸刀,慢慢地拆开,一只橙黄的崭新的孔明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张明信片反扣在孔明灯上。


他手抖得厉害,香水玫瑰的气味扩散在屋子里,熟悉得令人心碎。


明信片是林城出的,湖畔杨柳似乎在凝固的画面上无风自摇,他终于翻了过来,熟悉的字迹虽然只有寥寥数字,然而潮水一样的回忆瞬间冲破了堤岸,林城的环湖自行车赛,信访局的小窗口,市委宿舍和省委大院,光明峰的梅花,还有午夜的皎白月光。


他肯定是要来看自己了,或者自己将来一定要回去了。


沙瑞金无比肯定这一点,他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把明信片上的东西缓缓念了出来,


“长是薄幸长相念,愈是飘零愈感卿。


 还将江南风雪事,说与江北故人听。”




(全文完)



评论

热度(368)

  1. 人间白守Findan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