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白守


醒醒吧废物

神仙\\\

肖木有个傻哥哥:

新九九八十一里的奎木狼 太他妈好看了


 我需要板子

【战狼2同人】纯粹的心第五章(卓亦凡X何建国)

神仙写文,感情很细腻的文章!很容易让人跟着文章的故事走,太棒了!

通古:

*电影同人,私设如山


*无关演员


*本章有刀啦~而且对这章不是很满意,之后很大概率会小改,一定概率会大改


*谢谢大家的喜欢,有不妥之处或凡何脑洞欢迎来戳po~










chapter5.所想之人






   人往往在生活的苦难中获得成长。而当这个过程的时间跨度被急剧地压缩,那些亟待改变的东西被放在一个更狭小的盒子里激烈膨胀、碰撞……产生了一种不同于慢慢抽条的质变,我们便会给予他另一个名字:重生。


   是的,重生。卓亦凡踩着战争的巨大黑翼,一瞬间飞离那个只有他自己的世界,马上就像换了个人似的:他端着枪的手坚定,平稳。清明而锐利的目光一下开阔起来,将整个战场和世界都收入眼底。靠近敌人的脚步不再急切凌乱,一举一动都是万分的小心谨慎。这是他从前幻想中的自己,他曾经努力想要树立的形象。为此,他学了那样多的知识,每天都坚持锻炼,对别人的看法万分在意,却一直不曾意识到自己的追求太过用力,闹得太凶、太幼稚。就哭啊,抓啊,拉啊,像一个小孩扯桌布,结果却是一无所获,只不过把桌上的好东西都扯到地上——从前的他,只是能清楚地听见和遵从自己内心的声音:他要把被子晒干,而从不管今天是不是雨天。


   现在,他转过弯儿了,一下子懂得了沉稳和实事求是。他在往死又返生的间隙审视着以往的人生,审视着以往的自己,桩桩件件,像走马灯一般在脑海里闪过,而能被迅速地挑出错处和得到经验。重生的滋味使他欣喜,反省的收获叫他从内到外真正地畅快。他想,等炮火声停,要将这份喜悦分享给陪伴他整个青少年时代的何建国。




   然而何建国……何建国呢?




   他把林志雄从钱堆里拽出来,对方一脸茫然:啊?老何不是一直在冷锋房里吗?这个重复的答案把他满溢的好心情磨得烟消云散:冷锋伤势最重,这他是知道的,但重到能让何建国频繁而又长久地看护的,恐怕这个“重”,是重在他的伤势,还是他在何建国心里的地位,就要好好掂量了。他皱着眉头,拔腿往冷锋的房间走去。走到一半,他停下了,眉头更用力地皱起,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心里无声蔓延。自己在计较什么?他隐隐有了答案,但谨慎的小人儿朝他说:冷静。有时候人生的答案有很多,能揭露事实真相的却只一个——你得找着这一个。平展了眉,他来到冷锋的房里,马上就看到了何建国把手头削好的苹果递给床上的男人,眉飞色舞地和冷锋说着些什么,双唇一张一合间是掩不住的笑意,冷锋捂着锁骨上的绷带,不顾疼痛地开怀大笑。在硝烟过去的时刻里,两人的笑容像初夏的山泉。


   ——但他莫名觉着有些刺眼。何建国的人生在遇见他之后,除了早年的卓父和偶尔那么几个郎情妾意却有缘无分的女人外,几乎再无他人:他潜意识还是觉得何建国该绕着他转。不,他摇摇头,心道是自己以往不懂事,且太过依赖了。得习惯。于是就坐下来,看冷锋眼睛冒星星地讲龙小云的好,听何建国像说书似的讲他服役时的乐子,不时问点问题,也打个趣。心绪平静一些后,他的注意力又开始不自觉地集中在眼角余光里何建国黑色手套和卷起的袖子之间,那一截裸露的手臂。他想将目光往上挪,看看现在何建国的表情,冷锋又突然开口,邀请他加入战狼,加入那个传说中极其强悍的特种部队。他的注意力就又被吸引过去,稍微考虑了会儿,便答应了下来。


   成长总不算是坏事。他想。自己虽说在这次的意外中如获新生,但到底还是个并没有多少经历的年轻人。他还太冲动太稚嫩,然很多事情是走错一步就输一局的,如果他当时动了那枚炮弹的引信,如果他现在……他努力地要把脑海里冒出的何建国摁回黑暗中,没有成功。他之前看到的何建国,和那些混沌日子里的完完全全不同。他发现自己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何建国,或者说,他一直都将何建国当做一个苦恼生计,胸无大志的平庸的中年人。在相处的那么多个日子里,他有意无意忽略了这人身上所有的闪光点,而一心只关注他对自己的尊重和陪伴。待重新审视起,这人身上的光芒几乎让他睁不开眼,亦挪不开目光——他走到甲板上,对着月色海面发起了楞。








   他愣了很久。何建国站在离他不远不近的阴影下,熄灭了第六个烟头。他和还略有懵懂的卓亦凡不一样:第一个烟头,他看着卓亦凡的背影,感慨小孩儿现在确实懂事了,已经成长到了可以靠自己赢得别人尊重和认可的程度;第二个烟头,他想起十年前自己下车前脑海里的画面,和昨天他在绝路中拾起板砖时的画面,尽管时境不同,但画面中的人是不变的——卓亦凡。他知道这是不对劲的:死亡降临的时刻,两位至亲倒是排在了雇主儿子的后头,所以他有意识地刻意避开卓亦凡,想着什么时候捋捋心绪;第三个烟头,他认真探寻了一下总会想到卓亦凡的原因,作为前侦察连连长和一个经历了太多死生爱恨的成熟男人,原因很快就明晰……何建国心惊之下,连烟已燃尽快要烧到手指都没有察觉;第四个烟头,他想了点杂七杂八的未来,自己的,卓亦凡的,他们俩的;第五个烟头,他在心里把家里那本卓亦凡的相册从头到尾过了一遍,像一个即将告别家乡的浪子,心开始作疼;第六个烟头,他什么也没想,只是抬头望向卓亦凡的方向,和他身前广阔的大海。甲板上欢闹的人群穿过他们,浪潮在叹息。他在想他,他也在想着他,但谁也没想他想着他,更不会想到他是怎样在想着他。烟抽完了,想明白了,打算好了,何建国转身回了房间,洗澡上床。他铺开棉被,微不可闻地吸了下鼻子,尔后关了灯,周遭登时陷入一片黑暗。






   海面依旧热闹。人声鼎沸的月色之中,有人还在驻足流连,有人早已决然离去。星星的眼睛看到这一切,忽明忽灭。


 


 


   


   哦,原来它的心也在哭泣。